人类最具破坏性的情绪
来源:KnowYourself微信公众号 发布日期:2019-05-14 浏览:1056次

在所有不同类型的情绪/情感中,最负面的一种会是什么呢?心理学家们认为,人类最负面的情感既不是悲痛,也不是无法压抑的怒火,而是羞耻感(Shame)。

       罗彻斯特大学临床心理学家Gershen Kaufman在他的书作“The Psychology of Shame”中写道:“羞耻是灵魂的疾病。它是自我体会到的、关于自我的一种最令人心碎的体验。羞耻是我们体内感受到的伤口,它把我们和自己分开,同时也把我们与他人分开。”

英文中Shame一词的词根,来自一个古老的意为“去遮蔽(to cover)”的词语。“把自己遮挡起来”(实际上的、或者是象征意味的)是羞耻感的一种天然的表达。

羞耻感是生动而痛楚的。它有时和被羞辱、被嘲笑、怯懦、尴尬、无法成功面对挑战的感受相关。它是一种直接针对自我的情感,它让我们贬低自我的价值。羞耻中的人认为自己"worthless"。很多时候它不需要以“我做了不好的行为”为前提。一个人可以在什么都没做的时候仅仅为自身的存在感到羞耻。

和很多种负面感受一样,一定程度内的羞耻感是常见的情绪,有它独特的功能性。 羞耻感会切断一些正面情绪,例如兴奋、愉悦或者好奇。在它出现的一瞬间,它会切断由正面情绪带来的探索、投入的渴望,取而代之以警惕和抑制。想象小时候在班上蠢蠢欲动想要举手回答问题的你,在那个瞬间,一种情绪涌上来,让你死死按住了想要举起来的手,让你保持沉默。这种情绪就是羞耻感。Thomas Scheff,加州大学圣巴巴拉分校社会学家,提出,“羞耻感是‘掌控’情绪(master emotion)。每当羞耻出现的时候,我们对其他情绪的表达就会受到抑制。”

Scheff博士指出,与绝大部分的情绪不同,羞耻感不会随着时间流逝而消失,它潜伏在我们体内。它也是最不容易被我们承认和释放的情感,是一种最隐秘的情感——悲伤时我们哭泣;愤怒时我们发火;感到羞耻时,我们却会尽量减少面部神情,不希望他人觉察。

心理学家、心理学博主Daniel Goleman写到,一定程度的羞耻感是正常的,但如果羞耻已经开始影响一个人关于自己是谁、自己价值多少的基本想法,它就是危险的——这也就是病理性的羞耻(pathological shame)了。每一次被指责或者微小的失败发生时,这种病理性的羞耻感都会被反复体验到。病理性羞耻有时也在关系中长期潜存。怀有病理性羞耻的个体认为自己存在着一些不足——例如经常性地感到自己是依赖的——而因为这种自己认知中的“不足”存在,个体隐秘地、持续地感到羞耻。这种羞耻有时是不能够转换为语言来表达的。

Scheff 和Retzinger在1991年提出,羞耻感只有在人际互动的情境中才会被体会到。Goffman提出,我们在社会互动中最首要的目标,就是受到尊重和避免尴尬。社会互动中,我们对“他人对自己的看法”的担忧会升高,从而更容易感受到羞耻感。人们尤其容易在亲密关系中体会到羞耻感。

羞耻是一个十分复杂的问题,要处理自己身上的羞耻更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。当然我们的目标并不是完全摒除羞耻感(这也不可能实现),目标是把羞耻感控制在一定的程度和一定的频率之内,让它不成为我们自我价值感的底色。


      <kbd id='IQ2QSp5tQ'></kbd><address id='IQ2QSp5tQ'><style id='IQ2QSp5tQ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IQ2QSp5tQ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<kbd id='IQ2QSp5tQ'></kbd><address id='IQ2QSp5tQ'><style id='IQ2QSp5tQ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IQ2QSp5tQ'></button>